离宁波环城西路最近的宾馆

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12日发布一项预测报告说,到2040年日本单身户将占日本家庭总数的约四成。日本老龄化和独居现象日益加剧。

日本厚生劳动省下属的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每隔5年发布一次有关日本家庭数据的预测报告。该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5年日本约有1842万单身户;到2026年单身户将首次超过2000万户;到2040年单身户将达1994万户,约占日本家庭总数的四成。

报告还说,由于不婚男女的增加,届时65岁以上单身男女将有约900万人,达到单身户总数的45%。

2017年4月,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5年50岁仍未结婚的人口比例在日本男性中达23.37%,在女性中达14.06%,刷新最高纪录。而在1970年的调查中,日本男性和女性的终生未婚率分别只有1.70%和3.33%。由于未婚男女比例持续升高,未来日本将出现越来越多的老年独居现象。(记者华义)

(责编:朱欣(实习生)、曹昆)......[详细]

热点阅读

新加坡上海大使馆附近宾馆

专栏文章


更多
深圳东湖附近的宾馆
maomaobear订阅

《白夜追凶》是一部颇受欢迎的网剧,讲述了一对孪生兄弟为了找出幕后真凶而白天、黑夜分饰警察一角的故事。在浙江省乐清市,这个故事竟然在现实中上演,只不过对象是潜逃3年的“逃犯”弟弟。他为了逃避警方侦查,不仅背熟了哥哥的全部资料,还将自己的相貌仿照哥哥的样子进行了修整。然而,就在前不久,弟弟落网了,他的身份也被识破。2018年2月1日,乐清市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犯罪嫌疑人小谢(化名)批准逮捕。

富二代沦落为嫌犯潜逃

今年25岁的小谢是乐清柳市人,家境优越,父辈开着工厂,家里有一个大他4岁的哥哥大谢(化名)。2015年11月18日凌晨,小谢和朋友郑某等人在酒吧喝酒时,遇上与郑某素有积怨的朱某。

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两拨人不由分说就打作一团。血气方刚的小谢为好兄弟出头,不仅叫上了哥哥大谢来打架,还持械砸了对方的车。当晚,对方一人被打致头部出血,经鉴定为轻伤一级。随后,兄弟二人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。很快,哥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,并于2016年底,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缓刑;而此时弟弟小谢已经去向不明,公安机关将小谢列为网上逃犯,开展追捕。

原来,案发后小谢就到柬埔寨经商去了。他曾在2012年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此时距离刑满释放尚未满五年。他曾经当过协警,知道自己这种情况属于累犯,即便回去自首,也要从重处罚。所以,他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回去,只有立功才有可能从轻判处。

在柬埔寨待了8个月后,小谢偷渡回了中国,躲藏在浙江省嘉兴市一带伺机“立功”。两年协警的工作经验让小谢具备了一定的反侦查能力,他多次躲过警方视线潜回乐清看望家人、朋友。就这样,小谢过了两年东躲西藏的逃亡日子。

“逃犯”弟弟被抓却自称哥哥

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2017年12月下旬,当小谢再次潜回乐清准备过年时,他的行踪已被警方掌握。几天后,公安机关成功将小谢抓获。

谁知,小谢被抓住后,却矢口否认自己的身份,而且坚决声明,自己是大谢,并质问民警,他没有再犯事为什么要抓他。为了让民警相信自己就是大谢,小谢顺溜地报出了大谢的身份证号码,还将哥哥的家庭状况娓娓道来,家庭住址、公司信息、妻子、同事的情况等,一件一件细说分明。他还告诉民警,自己不是已经被判缓刑了吗?不明白民警为什么还要来抓他。小谢这番辩词让办案民警一时有点犯迷糊了。

修整容貌也难逃法网

原来,小谢与哥哥大谢本就长得十分相像,成年后二人五官更难分辨,他人只能通过观察眉毛和发型进行辨别。但眼前的犯罪嫌疑人小谢不但与哥哥五官十分相似,连原本略有差异的眉毛和发型也一模一样,办案民警当下更加犹豫。但是,根据线索,眼前应该是小谢无疑。

办案人员再度比对两者的身份照片,细心的民警发现,小谢的左眼下方脸颊有一颗极微小的黑痣,耳朵的形状也有一点不同。办案人员再度确认,这个犯罪嫌疑人就是小谢。但是,小谢仍拒不承认,坚称自己是哥哥大谢,还一本正经地告诉办案民警,弟弟小谢已经逃到柬埔寨去了,不会回来的,不信的话可以查一查公安出入境的信息。

为了明确犯罪嫌疑人身份,办案民警将小谢带到他的父母家中,通过犯罪嫌疑人的父母终于确认被抓的是小谢本人。直到此时,小谢才不得不承认,自己为了逃避抓捕,眉毛发型都仿照哥哥的样子进行了修整,担心被警察询问,他还将哥哥一家的信息记下来,背得滚瓜烂熟。可惜,再万全的准备也终难逃法网。

文 | 范跃红 岳思轩

来源 | 检察日报

本期编辑 | 张一